转自【正见新闻网2016年11月27日】宋蕴 揭人类史上最残忍黑幕

时间快到了,汪志远和追查国际的其他成员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房间里静的掉一根针的声音都听的见。从他之前的调查推断来看,此时,中国最高领导人之一、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应该已经下了飞机,刚刚走进位于哈萨克斯坦的酒店里。
机不可失,汪志远立即以江泽民办公室刘秘书的身份,把电话打到了张高丽身旁的联络员手里,电话随之交给张高丽。

“⋯⋯最近有上万名法轮功习练者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同志,说追究下令摘取几百万法轮功器官的责任,所以江泽民同志很担忧这个事啊,他希望您在政治局讨论的时候,一定要阻止追究这个事儿啊,你能做到吗?”

张高丽立即答应,“好,好。”

为了进一步试探张高丽的态度,汪志远补充道,“你要知道追究几百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责任很大,很重,你知道吗,你理解吗?”

张高丽说,“这就请江主席放宽心嘛啊。”

汪志远的心沉到了谷底,尽管历经了十年调查,大量的数据和官员录音如薄熙来、前国防部长梁光烈、军方总后勤卫生部长白书忠,都指出江泽民密令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但调查数据所指向的数以百万计的活摘器官数量,实在太大了,太残忍,连汪志远开始也不敢相信。

找江在现任政治局常委员中的亲信,取证活摘器官的实际数量。汪志远抓住了一个好时机,江泽民的嫡系,执行江政策的干将,现国家最高领导人之一张高丽出访哈萨克斯坦,如能获得他的录音,将是确凿的证据。

在后来的电话交谈中,汪志远以江泽民秘书的身份,四次提到江下令活摘数百万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强调其责任重大,反问张是否理解。张连连称是,回答的那样平静、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而是说,一定要去阻止,让江“放宽心”。

“我心理真的是非常沉重,非常震惊,他是知道情况的人,就说明这个活摘器官真的是那么严重,也超出我自己的想象。”汪志远先生在电话采访中沉痛的说,惨烈的事实以这种方式得到验证,汪志远觉得不寒而栗。在十年调查中,这种感觉他已历经多次,但从没有像这次的证据让他觉得心那么凉、那么冷。

如山的数据,推翻善良人的怀疑

时间倒流回2006年3月9日,让汪志远人生分界的一天。

这一天之前,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航空医学系的汪志远先生已经从事航空军医数年,1995年来到美国之后,他在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从事心血管研究。作为一名医生,他花了三十年时间,研究如何帮助病人摆脱疾病痛苦。

可他没有想到,在那天之后,他会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研究在繁荣的经济表象下,全国知名的大医院里,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在政治高压和暴利驱动下,是如何沦落为杀人的工具。

在那一天,大纪元时报独家首次报导活摘器官的存在。中国沈阳的一名护士安妮女士(化名)指证其前夫作为一名医生,在沈阳市苏家屯血栓医院,亲手活体摘取二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彼时,汪志远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以下简称追查国际)已经调查中国国内自1999年来,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三年有余,但即便如此,他第一次看到活摘新闻的时候,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感觉过于太严重了,规模过于大了。”

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庞大的数据和事实堆积成如山的证据,彻底推倒了他当初的质疑。汪志远意识到,他在一步步揭开一个以国家权力为支撑、惊人暴利推动的巨大黑幕。

以肝移植数量为例,1999年以前的八年中,总共只有78例移植手术。而从1999年-中国开始迫害并大量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之后的八年,肝移植数量暴增至约一万四千例。

在器官移植如此发达的美国,患者都要等上至少2-3年甚至更长时间,在中国大陆却一周之内就可完成器官移植。器官数量甚至多的向海外倾销,甚至免费促销,形成了“器官旅游现象”。2006年第5期的《凤凰周刊》的《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 大陆器官移植急待法制规范》报导,曾经描述这一现象。

这不是一个机器可以随意制成的零件,而是性命攸关的,有血有肉,在胸腔里跳动过的器官哪!

活摘巨祸 或已伤害到大陆普通百姓

汪志远和追查国际的团队经过十年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活摘器官在中国,是在江泽民的直接命令下,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党政军警、全国司法机构、医疗系统,以活摘器官移植的方式,全国范围内空前的大屠杀,数量达百万计。这场屠杀始与1999年,至今还在进行。

谈起活摘器官的现况,汪志远无比沉痛,因为在此时此刻,就可能有法轮功学员被推上了活摘的手术台,而基于大量事实的调查,清楚知晓这件事情存在的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却不能把那些受害者,或潜在受害者营救出来,“你说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不只是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和西藏人,而疑似已开始波及中国大陆的普通百姓。近年来,媒体频频曝出儿童被绑架,器官被盗取抛尸的新闻,如眼角膜被盗的山西男童小斌斌、河南禹州一男童刘某、夏俊峰、药家鑫案等等。

器官交易的暴利无疑是惊人的,一个肺、肝的价格高达80多万人民币。“一个人一旦卷入这样的杀人机器,在中共用爆炸性的利益刺激下,人性会荡然无存,”汪志远先生说,“这是用爆炸性的利益刺激人的犯罪,已经培养出了一群危害人类的魔鬼,对谁都是危险,而我们追查国际只是调查迫害法轮功的一部分⋯⋯”

这活着的人间地狱,真的与你我无关吗?

http://news.zhengjian.org/2016/11/27/34905.html